無標題文檔 亿客隆

(報春花)幫扶(小小說)

2020-12-07 09:30來源:鐵嶺日報社

【字體:

又到評定職稱的六月了,這是趙鑫第三次參評,也是最讓人煩心的一段日子。

今年夠參評高職條件上報的共17人,只有兩個名額,所以都使出了十八般武藝暗中較勁。據趙鑫了解,這其中有業務上與自己不分伯仲的,有資歷比自己老的,有出自全國名牌高校廣具人脈的,更有親戚是上級主管領導做后盾的。這個領域的高級職稱,榮譽和待遇其實是次要的,大家看中的是背后的無形價值,那是申請課題或下去撈錢的硬件兒,能不燙手么。

雖說自己工作上無可挑剔,可既無后臺又不善交往,還沒經濟基礎,即便有部門主任力薦,趙鑫還是不抱希望。所以,聽導師說為配合省里脫貧攻堅總體部署又要帶隊進貧困山區調研,準備制定契合山區實際的長遠發展規劃時,他便主動請纓跟來了。與其說他是為爭取表現的機會,還不如說是想躲開那種令人窒息的氛圍,出來散散心。

進山后他很吃驚,想不到如今還有這般貧困的地方呢。連綿幾十里范圍內連騎自行車的路都沒有,出行全靠步量。下來走訪的第七天,他的運動鞋后跟和小腳趾處的鞋里都掏出了洞。

今天走訪的最后一家戶主叫田建國,67歲了,兒子田超十年前采藥摔傷了右腿和右臂,媳婦帶著最小的女兒走了,留下腦癱的大女兒和今年就要上初一的兒子。

到田家時已下午3點鐘。田建國正躺在炕上,見來了陌生人便走出來,手捂著胸口,說這幾天犯胃病了。他高瘦,駝背,滄桑的臉上不乏慈愛。這是趙鑫所見最貧苦的一家,三間陳年土坯房,墻皮大多掉落,石棉瓦也有破損。他房前屋后走個遍,發現那頭驢是這個家最值錢的了。

老人以為是找他兒子的,說田超在地里干活兒呢。得知趙鑫的身份后,有些難為情地擦擦臉,把袖口已經磨飛邊的瘦小運動服往下拽拽,話變得遲疑起來,問一句答一句。

趙鑫忍不住坐到石凳上脫鞋看腳。老人見他腳上起了水泡,就喊躲在里屋的孫子打洗腳水。他老伴兒找來縫衣針要給趙鑫挑開。趙鑫躲閃著接過針,說大娘我自己試探著來。

倆老人回屋做飯去了。趙鑫在院子里跟男孩兒說話,問他學習情況和學校里的事。

太陽偏西時,趙鑫穿上鞋準備告辭,老人竟端出一大碗下好的掛面。趙鑫趕忙推辭。田老人說省城貴客臨門都想不到,餓肚子走會讓人笑話,丟祖宗的臉啊。

話說到這份兒上趙鑫只好把碗接過來。他也真餓了。下來之前,他每頓按時吃飯并非因餓,而是生活規律??蓙淼缴嚼镞@些天,他總是不到飯時肚子就咕咕叫,切實體驗到了饑渴的滋味,飯量猛增。

趙鑫扒了一大口面,發現碗底還埋有兩枚去了皮的水煮雞蛋。他想起古人說的“善欲人見不足為善”的話,不由得鼻子發酸。大恩不言謝,他哽著嗓子把面吃得精光,這碗雞蛋面可是這個家最好的食物哇。

趙鑫出門時田超從地里回來了,老漢讓兒子抄近路送客人。

走有一公里到了來時的正路上,趙鑫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,搜出125元錢,讓跟在身邊的孩子交給父親就獨自趕路了。

又走了一段,忽聽身后傳來“等等等等”的喊聲。一轉身,只見田超一瘸一瘸地追上來,帶著慍怒。他把攥在手里的錢拍給趙鑫,說拿回去,我不要你的錢。趙鑫說這不是我自己的,是上面發的。田超說誰的我也不要,你這是瞧不起人!說完轉身就跑。趙鑫說這是伙食費!田超說那也是你的。

看著那蹣跚而倔強的背影,趙鑫怎么想都不忍心,便又原路返回。

來到田家門口,見一家人正圍著石桌吃飯呢,桌子中間是一碗大醬幾根蔥葉。

彼此一照面,雙方都有點兒尷尬,田建國老人滿面慚愧把臉扭向一邊。

趙鑫說伙食費自己留下是違規,會被處分的。他把錢放在空凳子上就跑了。

回到鄉政府招待處,趙鑫把這一天的工作仔細做了匯報。晚上他邊寫調研報告邊對同寢室的導師感慨,說面對這一家人感到羞愧,看到了自己靈魂深處最缺乏的東西。

導師放下筆,說這回你能理解我這兩年為啥不爭取課題,卻主動參與扶貧工作了吧?經濟社會發展到現在,個別地區物質上的貧困只是一時的存在,只要上下齊心找對方法,很快就會得以根治。但這些年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,我們也同樣失去了太多最寶貴的東西。人們精神上的貧窮和信仰的缺失,也成了亟待解決的問題,這需要更長的路要走哇。

導師深深吸了口煙,說表面看我們是來扶持他們的,其實那些鄉民厚樸堅毅的品性,卻在幫扶我們拾回了那業已缺失的靈魂。

付桂秋


編輯:韓濤
無標題文檔